台南新藝獎-新的旅途

展覽日期:2017-03-17 ~2017-04-23
開幕茶會:2017-04-01
展覽地址:台南市中西區中山路1號


2017臺南新藝獎德鴻畫廊聯展

文/陳寬育 (獨立藝評人)

在臺南新藝獎的「新的旅途」中,我們隨著策展人規畫的十場聯展出發,以不同於往年展出形式的空間聯展,讓臺南當代藝術家與新藝獎得主以對話交流的模式共同展出。德鴻畫廊推出的張清淵、林宜寬、林書楷,以及新藝獎得主倪瑞宏的聯展,是集合了四位不同的世代與創作形式代表的共同呈現。面對這樣的展覽,或許,用對話、交流、互動等詞語來描繪是常見甚至已顯陳腔濫調的理解進路,然而,這也的確是種快速且直接的交流模式。只是,我們不應簡單地將之理解為具有差異政治的所謂「世代展」,或是「在地者與外來者認知彼此」的那類它者文化邏輯的樣板秀。
毋寧說,這十個聯展就像是十組發動機組,一同驅動著臺南新藝獎的持續前進,也在這過程中自我更新。於是,在德鴻畫廊這組發動機內所發生的,是由林宜寬那身體植物不斷生成的循環系統、線條構成的繪畫圖像,以及慾望的生命動力學驅動。這種生物性的有機自我生成,也在林書楷將作品體現為一個時空聚合體那裡發生。透過對城市過往歷史與空間遺跡的理解,鋪陳當下城市生活場域的觀點,並開展對城市未來發展的想像。林書楷這種觀察、投射與辯證手法,更在張清淵作品中以涉及身分認同的謎團、無法辨識的物件,透過「錯置的母體」系列成為具體的存在。同時,新藝獎得主倪瑞宏無論在作品標題與形式內容看似都包纏了各種豐沛的情感之索,但透過俗豔人工造作之物、兒童著色本形式之挪用、平塗與高彩度用色,試圖以「假」的修辭來言說某些荒謬或糾結卻也露出一些世故。
這些作品的能量在德鴻畫廊的空間中彼此灌注、對抗、補充或抵銷,成為持續流動的力量場。若更進一步閱讀,林宜寬〈痙攣後的罅隙〉、〈腸催吐出一棵樹〉、〈餓空腹囊的裂口〉、〈肢體新芽〉看似張牙舞爪的圖像修辭中,富藏著的是代針筆細密與反覆的描繪,那是時間與精力的堆疊成果,那些肉塊般的肢體與無限伸展的植物枝幹,也就成了生命與慾望動力自我描繪的換喻形象。
林書楷的〈這不只是一座祈禱後的能源製造之城〉、〈陽台城市文明系列—能源製造的城市〉轉化了地圖做為一種城市空間圖像的索引物,以藝術家自身的觀點挪用與轉化各種交通工具、建築元素與歷史遺跡,隱喻著我們生存於其中的城市空間並非一個線性流動的單向時空,所謂的當下其實正是某種可以不斷穿越的時空聚合體。讓過去、當下與未來不同的時空匯聚於同一(作品)平面中,成為如同自我實現的預(寓)言。
張清淵的「錯置的母體」系列、〈莫名石2013-2〉創作源於對中國文人石文化的探究。在思考文人石的收藏文化並將之轉換為藝術創作時,也感於台灣文人石被國際文人石收藏界輕忽而體悟到認同的議題。於是,無法命名、曖昧不明、難以辨識的石頭形式成為「莫名石」系列的創作思考起點。2005年延續至今的「錯置的母體」系列亦是關於文化認同的創作系列,以非實用容器的概念,透過「承載母體」與被「承載物」的形式關係與物件的空間邏輯來意寓台灣在認同意識與主權議題上各種被建構的境況。
倪瑞宏的〈七仙女命運盤〉、〈愛自己系列:謝謝你不愛我、等到我結婚那天〉、〈愛自己系列:放手的智慧,愛你如公主〉刻意暴露了某種高度經營的喃喃自語。一種在大量呢喃中對人們密集轟炸的表現策略,藝術家深諳其選取的語彙元素無論在視覺上或修辭上的效果,試圖建構一套屬於自己的關於當代生命處境與情感價值的反諷書寫模式;無論是〈七仙女命運盤〉的反諷符號學,「愛自己」系列透過媒材語言與豔俗場景之搭構所欲彰顯的某種荒謬情狀和日常既視感。
在德鴻畫廊的這組「發動機」對於整體臺南新藝獎的展覽具有何種詮釋型的意義?其實我沒有特定答案。然而這些作品所暗示的觀看方式提醒著我們這是一場鮮活的、不斷生成意義的旅途。每一個空間、每一件作品都可以是起點,也都以各自的重力場彼此吸引或排拒。我們可以被吸納於林宜寬的線條細節中並隨之無限伸展,甚至自我投射出身體裡不斷萌發的那些植物枝幹,並在器官與孔隙的通道中離開與進入。或者,沉浸在林書楷的城市地圖裡,同樣也能在細節中找到令旅程停駐的細微物事,可以欣賞裝飾性的美感,並去辨識、去迷走。張清淵的「錯置的母體」系列則承載並解消了各種詮釋的衝動,正如同「莫名石」系列的不可辨識對於詮釋與命名那「父親之法」的抹消。對比於此,倪瑞宏則說了很多關於「假」。刻意不自然的舞台式場景、強調某種素樸童稚感的圖繪形式,以及透過標題與作品元素布置出對於大量喃喃語言的強調,書寫了奇異的場所感,並發散干擾日常的力道。
這些種種,都讓德鴻的這個聯展、這台發動機,不斷驅動著我們對藝術所能開啟的生命面向之體驗。在其中,我們去行走,去想像。
 


暫無資料

暫無資料